最近雅加达亚运会首次举办了电竞项目,中国团队还收获了两金一银,中国电竞从“坏孩子”一路走到了为国争光的的“亚运健儿”。但关于中国电竞的讨论已经足够多,可奇怪的是,却没人关注这几天在香港发生的电竞大新闻。

  提起香港,我们至多能联想到港乐、港剧、港星,可要是把香港和电竞联系在一起,总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  可就在八月底,香港旅游局牵头举办的香港第二届电竞音乐节才刚刚落幕。在这场长达三天的音乐节中,人们除了欣赏到韩国DJ小姐姐的表演、试玩VR产品之外,还能现场观摩到ZOTAC CUP MASTERS《CS:GO》杯赛全球总决赛2018和香港《绝地求生》世界邀请赛。

  不光举办电竞音乐节,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还开办了香港首个政府认可之《电子竞技科学文凭》课程。甚至香港特区政府会还向香港数码港拨款1亿港元,用作专项支持。去年普华永道还出具了一份名为《电竞:香港下一个经济增长板块》的报告,指出香港年轻人众多、东西方文化交融较好,如果奋起直追发展电竞产业,可以让电竞成为香港未来重要的经济增长元素。

  可电竞事业的发展,靠“追赶”就真能追的上吗?

  是什么让英皇和旅游局一起入局电竞事业?

  在香港奋起直追电竞产业的背后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推手——英皇娱乐。去年9月,作为香港娱乐产业龙头的英皇成立了子公司“英皇电竞动力”,开始收购战队、组建训练,包括上面提到的各种线下嘉年华活动和开设电竞专业,其中都少不了英皇的推动。

  英皇如此焦急地推动香港电竞发展,原因也很简单。从2010年左右开始,香港娱乐产业颓靡的趋势就已经很明显了。在2016年,TVB甚至发出了30年来的第一次盈利警告。

  或许是因为缺少对互联网媒介渠道的掌握、或许是自身娱乐产业人才断代,总之香港几乎完美错过了网综、网剧、网络大电影、数字音乐等等新型文娱内容形式,更是给人留下了“和电竞毫不沾边”的印象。

  娱乐产业的断崖式下跌,不仅仅给英皇这样的娱乐公司带来的了压力。缺少港剧、港乐提供的文化输出,“麻油地警署”、“重庆森林”这样旅游地标会很快失去意义,对于香港本土整体的财政收入来说又增加了一重不利因素。

  所以英皇这样的娱乐巨头和香港旅游局来说,联手推动电竞发展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娱乐大佬打造的电竞产业究竟什么样?

  既然是由娱乐企业主办,英皇为香港电竞制定的方向也相对偏重于娱乐化而非体育竞技。

  首先,英皇电竞开始成立职业战队,从类似“九龙电竞馆”这样香港原生电竞组织中挖来选手,从选手的形象开始,重点打造个人IP。英皇电竞总裁曾经在采访时说过,香港以往在电竞发展中太不注重选手形象的打造,给大家留下一种电竞选手都是邋遢“废青”的印象,自然不利于电竞产业发展。

  显然英皇是要利用这些年来累积的艺人管理经验,为电竞选手打造一套完整的个人形象管理、传播和粉丝运营流程,让他们成为商品,更好的吸引流量。

  其次,英皇电竞非常注重打造线下的赛事和活动。像去年成立之初,英皇电竞就高调在红磡举办了一场LOL香港老选手回归表演赛。后来的电竞音乐节、电竞嘉年华等等线下活动,背后也都是英皇电竞在大力推动。

  英皇在娱乐产业的资源累积,加上对线下演唱会、见面会等等活动的熟练经验,用在举办线下活动上绰绰有余,也让香港的电竞比赛从“网咖”一跃到了红磡,在观赏性和B格上都提升了不少。

  电竞到底该怎么玩,香港怕是误会了

  对于香港本土而言,在英皇电竞和政府的推动下电竞事业的现状的确出现了不小的改观,可相比输出文化、在世界范围形成产业化力量这些远大的目标,这一切如同蚍蜉撼树,远远不够。

  在媒体对香港电竞团队的采访中,说的最多的就是香港电竞的艰难

  举个最直观的例子,今年的香港电竞音乐节香港旅游局预计三天的人流量可以达到8万,而5月份举办的斗鱼嘉年华,三天的人流量达到了50万,ChinaJoy更是创下过单日人流量34万的记录。相比之下双方几乎不是一个量级。另一个明显的差异是在电竞选手转会上,去年英皇电竞挖来九龙电竞馆一位LOL选手,支付了38万港币的转会费,这样的价格已然是香港少有。相比大陆和韩国动辄千万的签约费,香港电竞选手的商业价值可见一斑。

  其实香港在电竞上弄错了两件事,这两个误解或许会让香港的电竞梦沦为泡影。

  第一, 电竞产业从来都是自下而上的推动,而非自上而下。

  不管是中国大陆还是韩国,电竞产业的发展一定是先出现大量的玩家基础,流量聚集展现商机之后,才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资本入局、在发展上逐渐正规化。

  而香港本身本土几乎没有什么知名的游戏厂商和外设厂商,在游戏直播、游戏衍生内容上更是完全缺位,加上香港战队在赛事上的排名较差,可以说香港本地的电竞土壤异常贫瘠。相比之下,大陆电竞是建立在腾讯、网易强大的游戏内容库,和斗鱼、虎牙、B站作为内容配套服务之上,全民参与、全民关注下产生的结果。

  香港虽然能靠大公司和政府资本的介入提升电竞事业的包装程度,但却没法补全整个下游生态。在开始发展的第二年就把中心放在线下活动招揽游人上,更是将贪婪二字展露无遗。

  第二, 电竞观赏感根本还是来自“电子游戏”,而非其他配套设施。

  英皇入局电竞看似合理,实际上却是舍本逐末。

  的确现在电竞圈的选手越来越注重形象打造,一些颜值高的电竞选手例如WE的草莓,的确会得到更多关注。坦白说电竞选手的再怎么进行形象打造,外貌的综合水准恐怕也要在娱乐行业中垫底,真正吸引粉丝的说到底还是他们的游戏技术而非颜值。

  同理,就算把电竞比赛搬到大体育场、搬到夜店,配上灯光秀和DJ,人们真正关注的还是屏幕上的赛事本身,其他的只能当做锦上添花。

  也就是说英皇在娱乐产业中累积的优势和经验,其实在电竞事业发展的追赶器期作用很小。香港政府如果也把宝押在“英皇模式”上,只对怎么把电竞线下活动做的更漂亮、更吸引人而不是关注游戏事业本身,恐怕大额经费花出去,收到的效果却要打个折。这一心态,不得不说是英皇的一种自大,认为自己曾经在影音产业上呼风唤雨,复制粘贴就能在电竞上获得成功。

  除了这些以外,香港在发展电竞上还存有很多掣肘,比如入境政策对于人才引入的限制、高额生活成本对电竞队员的压力、缺乏自己的线上媒介渠道不能掌控流量等等。

  香港政府需要做的,其实应该是给予游戏产业、电竞队伍适当的补贴,再调整人才引入政策,让真正有电竞产业从业经验的人才来引导这场追赶赛。像现在这样心急,想要立马靠线下活动招揽游客,却不知道CJ不是一天建成的。

  最后,笔者想说说我们为什么要讨论香港电竞,这个显然掀不起什么大波澜,又和我们没什么关系的问题。

  但有很大的概率,香港的今天会成为大陆很多城市的明天——自身经济发展放缓,高昂的生活成本和严苛的户籍政策赶走了越来越多的人才,两重因素相加,甚至可能错过一整个时代。直到等到支柱产业严重下滑时,才会幡然醒悟。

  今天的上海、成都、武汉,四处遍布着电竞俱乐部、游戏工作室和直播企业,梅赛德斯体育场几乎周周都有赛事上演。但也许在十年之后游戏也会式微,腾讯、斗鱼这些企业就要和政府一起,苦思冥想着如何通过砸钱去追赶另一个新产业。

  希望如果这一天真的来临,我们可以学习一下香港发展电竞的前车之鉴。但最好的结果,是尽量推迟这一天的来临。